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国防教育  国防安全

强渡长江

发布日期:2013-03-25 阅读:5 人次
    1949年4月20日夜是一个举世瞩目、振奋人心的夜晚,我军第33军99师将作为渡江第一梯队突破长江天险,实现中国革命历史上的又一伟大壮举。60年后的今天,我的耳畔依然清晰回荡着渡江战役胜利的呐喊声。记得出征前,在临江的无为县苍头村,297团政委王世延在战前誓师大会上慷慨激昂地动员道:“同志们!淮海战役后,江南的老百姓早就盼着我们解放军打过长江去!从我们部队到达长江的那天起,有些乡亲们就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到江北来找我们,问我们为什么不早点过江去搭救他们,还说已经为大军准备了粮食和鞋子……我们决不辜负江南人民的热切期望,坚决把红旗插到江南大地!”当99师接到率先发起渡江反攻的命令时,所有的战士和船工们都沸腾了,响亮的口号声回响在田野山间: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!”“一定要把大军送过长江去!”“一定争取江南第一船!”……

    20日黄昏,一抹夕阳映红了一望无际的船帆。部队集结到长江北岸的河汊口、刘家渡、高家镇一线枕戈待旦。夜幕降临,南岸守军开始向我方开炮,我33军、27军炮兵团早已做好战斗准备,同时向敌阵地猛烈攻击,一道道火舌划破了夜空。此时,我军大部队也已迅速登船,万船齐发,开始强渡长江。

    早在渡江前,各部队就精选了部分侦察骨干,组成侦察大队于深夜偷渡长江,插入敌人腹地,收集重要情报。他们10次侦察偷渡,8次成功,抓到几十名“舌头”,渡江时切断了敌88军通往各师的电话线,为突破长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他们的英雄事迹在新中国成立后,还被拍成电影《渡江侦察记》流传至今……

    那时,人民解放军既无空军也无海军,指战员大部分是北方人,既不会游泳更不会划船。要想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强渡几十米深、三华里长的长江,没有沿江百姓的殊死援助,胜利渡江是难以实现的。那一晚到底来了多少船工、多少百姓已经难以计数,但这份军民鱼水情谊至今令我难以忘怀。记得有位60多岁叫耿树学的老船工,那一年为了逃避国民党抓壮丁,不让儿子去充当炮灰,他居然忍痛用锥子刺瞎了自己儿子的眼睛。渡江时他一边划船一边高喊:“冲啊!报仇的时候到啦!”老人四次连续往来运送部队,未曾停留半刻;有共同上阵的张姓父子,儿子后背中了弹,战士们立即为他包扎,准备送到船舱底,父亲坚定地说:“同志们的生命都在我的船上,船越慢越危险,你们狠狠打,我快点划。”战士们放下他的儿子,含着泪又投入了战斗,登陆时,他的船冲在最前面;有位无为县的船工右腿负了伤,战士于禄立急了,一下子冲到他面前,用身体挡在他的前面,并大声喊道:“我在前面挡子弹,你快点划!”这个船工感动得拖着血流不止的腿,一鼓气将船划到南岸。

    99师297团的先头部队以20分钟的惊人速度登上了南岸,可296团二营三个班所乘的船刚到江心橹和桨就都断了,船一时无法控制前进的方向,顺着江水漂到敌人驻守的江心黑沙洲附近,洲上的敌人发现后猛烈地朝他们射击,老战士齐怀治当场牺牲,战士们在颠簸的船上奋勇还击。这时,南岸已纷纷发出部队渡江成功的信号,一排长坚定地对大家说:“我们一定要打过长江去!”就在这紧急关头,27军的81师攻上了黑沙洲,船上的战士们一边还击一边发动政治攻势,有10来名国民党军在我英勇的战士面前弃枪投降。战士们上了岸,缴获了武器继续攻击残敌,共俘敌30多名。在81师同志的援助下,27名勇士终于渡过了长江。

    1949年4月21日,33军《进军报》一版头条刊发消息:“至21日7时,27军同我99师全部歼灭江中心黑沙洲之敌,包围了长江南岸荻港及旧县城,(99师共歼敌4个整团加一个团部和两个营,俘敌4000多名)。”22日,新华社通讯电:“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在1000华里战线上冲破敌阵,横渡长江,东起江阴西至九江东北湖口。”

    5月3日,33军99师奉命向东南方急进,准备参加淞沪战役,用赤热的鲜血换取大上海的解放、全中国的解放!

军通往各师的电话线,为突破长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他们的英雄事迹在新中国成立后,还被拍成电影《渡江侦察记》流传至今……

    那时,人民解放军既无空军也无海军,指战员大部分是北方人,既不会游泳更不会划船。要想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强渡几十米深、三华里长的长江,没有沿江百姓的殊死援助,胜利渡江是难以实现的。那一晚到底来了多少船工、多少百姓已经难以计数,但这份军民鱼水情谊至今令我难以忘怀。记得有位60多岁叫耿树学的老船工,那一年为了逃避国民党抓壮丁,不让儿子去充当炮灰,他居然忍痛用锥子刺瞎了自己儿子的眼睛。渡江时他一边划船一边高喊:“冲啊!报仇的时候到啦!”老人四次连续往来运送部队,未曾停留半刻;有共同上阵的张姓父子,儿子后背中了弹,战士们立即为他包扎,准备送到船舱底,父亲坚定地说:“同志们的生命都在我的船上,船越慢越危险,你们狠狠打,我快点划。”战士们放下他的儿子,含着泪又投入了战斗,登陆时,他的船冲在最前面;有位无为县的船工右腿负了伤,战士于禄立急了,一下子冲到他面前,用身体挡在他的前面,并大声喊道:“我在前面挡子弹,你快点划!”这个船工感动得拖着血流不止的腿,一鼓气将船划到南岸。

    99师297团的先头部队以20分钟的惊人速度登上了南岸,可296团二营三个班所乘的船刚到江心橹和桨就都断了,船一时无法控制前进的方向,顺着江水漂到敌人驻守的江心黑沙洲附近,洲上的敌人发现后猛烈地朝他们射击,老战士齐怀治当场牺牲,战士们在颠簸的船上奋勇还击。这时,南岸已纷纷发出部队渡江成功的信号,一排长坚定地对大家说:“我们一定要打过长江去!”就在这紧急关头,27军的81师攻上了黑沙洲,船上的战士们一边还击一边发动政治攻势,有10来名国民党军在我英勇的战士面前弃枪投降。战士们上了岸,缴获了武器继续攻击残敌,共俘敌30多名。在81师同志的援助下,27名勇士终于渡过了长江。

    1949年4月21日,33军《进军报》一版头条刊发消息:“至21日7时,27军同我99师全部歼灭江中心黑沙洲之敌,包围了长江南岸荻港及旧县城,(99师共歼敌4个整团加一个团部和两个营,俘敌4000多名)。”22日,新华社通讯电:“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在1000华里战线上冲破敌阵,横渡长江,东起江阴西至九江东北湖口。”

    5月3日,33军99师奉命向东南方急进,准备参加淞沪战役,用赤热的鲜血换取大上海的解放、全中国的解放!